最新域名:677130.com⇢ 222tvtv.com⇢ 677130.com⇢ se910.com 以便下次观看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不能穿絲襪的少女

大家好,我叫星野美莎,今年十九歲,身高是163cm,三圍87E,58,86,朋友都說我的身材很誘人,嘻嘻,其實胸部大還是有很多煩惱,比方說,在夏天時總會惹來街上男性的目光,他們的眼神好色……之不過,說到身材,我還是跟姐姐比下去了。我們年幼因為喪失雙親,所以便跟姐姐相依為命,所以我們倆的感情特別好。今天是她的大日子,因為她要結婚了!對方是一個健身教練,叫木村,但很快我就要改口叫他姐夫了。他是個高大英俊、又有風度的男士,我知道他一定會帶給姐姐幸福的,真叫人羨慕。「美莎,妳換好衣服了沒有,時間不早了。」

房門外姐姐正在催促我。「對不起,快換好了……」

我回應了一句,心中卻有點作難。今天我穿了一條淡黃色的絲質吊帶裙子,為了莊重起見,我得配上一雙淡黃色的絲襪。可是一年前,我曾經被一位男同學侵犯了,還被他威脅成為他的洩慾工具,每次跟他做愛,他都會要求我穿短裙和絲襪。自此,只要我一穿起絲襪,就會想起當時的回憶,身體自自然然會產生性荷。這一年來我都是改穿褲子,但今天我是姐姐的伴娘,這種場合怎能穿褲子?我望著眼前的絲襪,還是下定決心,慢慢把它捲摺,再套上右腳上。

啊,這種久違了的質感,又滑又嫩的尼龍絲襪開始保護起我的美腿,其實我以前並不討厭穿絲襪,甚至十分喜歡,因為我看見姐姐穿絲襪後也變得十分性感。然後又把絲襪套在左腳上,再站立,把絲襪拉起覆蓋臀部。想不到一年沒穿,穿絲襪的動作一點都沒有生疏。

我用手把絲襪掃平,變得均勻,腦子裡便浮出以前的情景。有一個男生,正在來回撫摸我的大腿,又不時掐住我的乳房,吸吮。不久,他強行的撕破我的絲襪,然後有一根又熱又硬的東西,鑽入我的私處。他不理會我的拒絕,一下一下的抽插,擊潰我的理智。我口中漸漸發出呻吟聲,屁股又扭動著來迎合他的抽插。最後他叫了一聲,把大量精液射入我的子宮裡。「嗯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!!」

我不知何時把手把伸入絲襪和內褲中自慰起來,情不自禁地按壓陰核。「美莎,他們來了,快出來吧。」

房門外的聲音把我從高潮前的快感中喚回來,我竟然回想起之前被強暴的片段來自慰?!我從睡床上下來,急急地整理好衣服,然後穿上一雙白色的細跟高跟鞋,便出門準備迎接新郎來搶新娘。大廳的姐妹們都穿得花枝招展,但唯獨是姐姐最漂亮,別人說結婚是女人最美麗的日子,果然一點都不誇張。門一開,就有六七名男性走進來,其中一個是木村先生,其他的想必是他健身房的同事,因為每一個都十分健碩。但縱使如此,我們也不能讓他們輕易搶走姐姐。

除了收開門利是,還得摺磨他們一番。我的好友奈奈之前作了一堆懲罰卡,要新郎接受挑戰。一開始他們都很幸運,抽到的都不外乎是做掌上壓,吃芥末之類的事,太容易了吧。但是這次,抽到的懲罰竟然是要新郎舔姐姐的腳。可是看一看木村,臉上似乎一點難色都沒有,難不成他已經習慣了?「奈奈,這樣太過份了吧,萬一待回肚子痛就麻煩了,不如取消吧。」

我似乎背叛了奈奈。「美莎太掃興了,那麼由新郎的朋友代罰吧,就後面那位帥哥怎樣。」

奈奈指住了新郎後面的一個男性。那人是我的堂哥哥,叫星野雅人。從前我們父母離世後,叔父便把我們暫時寄養,由於叔父叔母沒有後嗣,他便我們當成是親生的看待,此外,叔父還另外收養了一個兒子,這個就是雅人了。他比我大兩年,由於和我們姐妹的年紀相近,所以從小便青梅竹馬。而且,雅人成績和運動很優秀,又特別疼我,自少我便很喜歡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堂哥。大約兩年前,姐姐跟我搬走了,而且我們各自的功課都忙,便很少聯絡。「我倒是沒所謂,但我怎能碰木村先生的未婚妻呢。」

雅人從後面走到前面,數年沒見,感覺他比以前顯得更高大、更成熟了。「也說得對,那我們這邊也換人吧,美莎,由妳去吧。」

奈奈惡作劇地把我推出去。「奈奈……這太過份了,雅人哥哥他……」

我有點不好意思。「美莎的話,我沒問題。」

我還來不及反應,雅人已經蹲下來,很有風度地把我右腳的高跟鞋脫去,然後雙手把我的小腿提到面前。我只剩下一隻腳支撐全身,幸好奈奈把我扶著,我才不至跌倒。雅人先伸出舌頭輕碰我的腳趾,我反射性地向後縮了一下。雅人等一會,又再輕舔一下,這次我從絲襪上感受到他舌頭的暖意,開始習慣起來。絲襪彷彿傳來淡淡清香,讓雅人不禁吸啜起來,於是他就像嬰兒吸吮媽媽的乳房一樣。每一隻腳趾都被他細心溫柔的「寵幸」

過,我被他這樣刺激,感到痕痕癢癢,口中不時發出「嗯啊」

的呻吟聲,幸好身旁的眾人笑聲把我的呻吟聲掩蓋過了。此刻我又感到愛液正要流出來了,看著雅人把我的絲襪染濕,我又忍不住回想以前也曾被精液染污過絲襪。但不知為何,這時我不感厭惡,卻感到很舒服。只是剛才自慰時已經把絲質內褲弄濕了,現在又再又淫液流出來,私處的感覺很難受,假如有東西能填滿它就好了。「好了……奈奈、美莎,不要再玩了,我們要去教堂咯。」

姐姐的說話又再把我從幻想中帶回來。大家看看鐘,時間的確有點晚了,奈奈也只好鳴金收兵。雅人把我的腳從口中吐出來,然後很有禮貌地替我穿回高跟鞋。「剛才失禮了……」

離開屋企時,雅人在我耳邊輕輕的道歉。我以一個微笑作響應,其實我並沒有介意。接下來我們到教堂行禮。我親眼看著心愛的姐姐步入教堂、宣誓,心中又喜又悲。喜者因為姐姐找到好歸宿,悲者,姐姐以後就是別人的妻子,我就不能再跟姐姐一起生活了。可是今天自己有點心不在焉,大概是因為穿著絲襪,很久沒有試過這種兩腿互相磨擦的滑滑感覺,加上今早想過色色的事情,當姐姐跟姐夫熱吻時,我不禁會幻想起他們今晚會翻天覆地做愛的情況,下體便流出更多淫液。當婚禮結束後,姐姐和姐夫都在門外照親戚朋友拍照。我實在忍不住,便襯沒人為意時走到附近樹叢中,倚著一棵樹要自慰起來。

「嗚……已經濕成這樣子了……美莎妳真是太好色了。」

我在自言自語,手正把絲襪內褲拉到大腿處。我小心的再環視一下四周,確認沒人後,便開始愛撫自己的乳房和陰唇。「嗯嗯……啊……」

縱使以前不願意,但我仍是忘不了性交時的快感,男人撕開我的絲襪,扯下我的內褲,毫不留力的抱著我抽插。我把手指伸到陰道裡抽插,淫水如河水般湧出,已經很久沒試過這麼興奮的自慰了,這難道是拜絲襪所賜。我不知自慰了多久,連我都不知道有一個人就站在我附近。「雅……雅人哥哥……」

我不知所措,連忙把絲襪內褲拉起,再用雙手掩蓋胸前。「美莎,想不到妳變得這麼壞了,竟然偷偷的在這裡自慰。」

被尊敬的人看見自己這副德性,真是無地自容。姐姐的婚禮,還有數百名親戚朋友在附近,而我竟然匿在一角自慰。我也不知如何解釋,只能說因為穿著了絲襪,身體便會不其然的感到性興奮。「難怪剛才我舔妳的腳時,你表情好像很痛苦,對不起,我沒有留意。」

「雅人哥哥……會不會討厭我……」

想不到雅人還會在意我的感受,令我不敢正視望著他。「怎麼會?!但這可真是睏擾,我覺得,美莎妳穿著裙子和絲襪實在太漂亮了。不能穿的話,實在很可惜。」

雅人說完後便走過來,把我抱住,然後在我耳邊輕輕說話。「放心吧,我會解決妹妹的煩惱。」

說罷,雅人便吻過來了。我已經很久沒碰過男人的嘴唇了,這次不懂扺抗,竟不知不覺迎合著他,雅人見我沒有扺抗,便把舌頭伸進來。時間就像停止了的一般,除了口裡感到軟軟的舌頭在交纏,其實甚麼的都感受不到了。我們的口唇交纏了數分鐘,雅人才把舌頭伸回,但口水像絲一般仍然連接著的舌頭。「不行的,我們是兄妹……」

我輕輕的把他推開,縱然我的情慾已經被他挑起。「所以我才要替妹妹解決生理問題哦。」

雅人不待我的答應,右手就已經在我裙內亂摸,或許他認為我已經默認了。但確實,被男人愛撫,比自慰要舒服多了,而且他緊緊的把我抱住,讓我更感到安全感。「想不到美莎下面濕得一塌糊塗呢。」

此時,雅人還把我一邊的吊帶放下,我左邊的乳房便露出來了。「嗯嗯……不要……會被人看見的……」

「幾年沒見,美莎的乳房竟然變得如此豐滿,而且又尖挺又有彈性呢。」

他急不及待的以舌頭挑逗著我的乳頭,又吸又舔,令我全身似乎觸電一般,實在太舒服了。「嗯……啊……雅人哥哥……嗯……」

我舒服得發出陣陣呻吟聲,他知道我的弱點已被他掌握,襯我不能反抗,便退下的的絲襪和內褲,手指直接插入我濕潤的小穴裡,發出嘖嘖水聲。我合上眼睛,正全神貫注地享受快感時,雅人握著我的手,然後我感到右手正握著一根又熱又硬的棒子。原來不知何時,雅人已經拉下了西褲的褲鏈,掏出了一根龐然大物,我一看之下,這東西起碼有十八公分長吧。他要我小心奕奕的觸碰肉棒。「其實今早在舔妳的腳的時候,我的下半身已經有點不安份了。」

他在我耳邊細語,讓我感到耳邊有點癢。「嘻嘻,原來哥哥也是這麼色的。」

我明白他的意圖,便開始替他手淫。「還不是妳害的,誰叫我的妹妹這麼可愛性感。」

被他這樣一讚,我心都甜了。我們倆彼此在享受性器官所傳來的快感。雅人的手指技巧很快,而且十分溫柔,我知道他再抽插下去,我便快要高潮了。「美莎,我要插進去了。」

雅人把手指拿出來,取而代之的,用他的巨棒頂在我的陰道口。「可是……我們是兄妹,這是亂倫……」

雖然有點可惜,但我不想越過道德的界線。「美莎,妳以前不是說過長大後要成為我的太太嗎?不交合的話怎麼是夫妻。」

想不到他還記得兒時的笑話,還真讓人感動。我知道男人去到這一刻,根本沒法忍耐。最重要的是,我也耐不住了。我微微的點了點頭,雅人便把肉棒插入了我的陰戶了。「呀呀……嗯嗯!!」

肉棒把我的道德底線,以及陰道一起刺開。從穿起絲襪時所產生的空虛感,現在已經被填滿了,除了呻吟外,我表達不出其他的反應。「噢……美莎的裡面……啊呀……好濕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剛才手淫時,陰莖已經被我弄出來的精水潤滑了,現在雅人很容易便直插到底。「啊呀……雅人哥哥……嗯嗯……好粗……啊……」

已經一整年沒有性交,起初我又沒信心陰道能放入這樣又粗又長的陽具,但現在卻整根插在自己體內,還直頂子宮,實在太舒服了。雅人從我的眼神得知,我已經準備好,他便開始抽插他的陽具。「嗄嗄……美莎,妳的小穴……啊……在吸我……喔喔……」

這就是所謂的名器吧,就算是我自己的手指放進去,陰道也會把它緊緊地吸著不放,男人似乎都很喜歡這樣的陰道。但是雅人的陰莖這麼粗,不知會否很難受。不過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,他很快便習慣,並且很用力地快速抽插,我都被他幹得爽歪了。過了一會,她把我的手撐在樹幹,自己則從後一邊揉搓乳房一邊抽插。「雅人哥哥……啊呀……呀……好棒……美莎……快……嗯嗯……快不行了……」

我最受不了這樣的上下夾擊。明明下身都已經抽插人家了,還要玩弄我的胸部。在這樣的快感所衝擊下,我的陰道噴出了大量愛液,而且停不下來,為免大叫出來,我用手掩著口,令自己只能發出「嗯嗯」

的呻吟聲。雅人在此情況下也沒有停下,反而更用力的揉握我的豐胸,下面抽插的聲音發出得更加頻密,我知道,他也要高潮了。「美莎……啊啊……我也……啊……要射了……嗯喔喔喔……」

雅人再猛力的抽插數下,狠狠的頂著我的子宮,我被他插昏了,他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注入我的子宮、陰道中。不知射了多久才停下來,還真是恐怖的射精量。「嗄嗄……哥哥……太過份了,竟然把精液射入去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?」

我站起來,望著正在流出的精液,有點苦惱。「要是受精的話,我跟妳立刻就在這裡註冊結婚吧。」

想不到他說得一臉正經。「嘻……說笑的,今天是安全期。別說笑了,快幫我清潔吧。」

他有點又好笑又好氣,但還是很有風度地拿出手帕,為我清潔下半身,然後又替我整理頭髮、衣履。跟雅人做愛不知不覺便過了半小時,要趕快回去教堂了,離開樹叢後,雅人給了我一張卡片。「美莎,妳穿絲襪時的問題恐怕是一種心理病,如果有時間的話,來我的辦公室談一談吧。」

我看一看他的卡片,世事怎會這樣恰巧。「原來你是東京大學心理學係的助教,太巧合了,我明天便是那裡的學生。」

我急不及待向雅人報告我已經考入東京大學的心理學係了。我們大家都很高興,不禁笑語世事奇妙。

本來我還有很多入學的事情要請教他,但這時天空中有一些東西掉到我手上,是一個白玫瑰的花球。我還未回過神來,便有一大群人圍著我祝賀,連雅人都被她們擠開了。我看見奈奈露出羨慕的眼神,又看見姐姐幸福的笑容,或許幸福從此就會降臨在我身上。

(二)絲襪催眠實驗姐姐的婚禮後,她就開展了人生的另一頁。而我呢,同樣要準備新的生活。姐姐結婚就順理成章地搬到木村的新居,而我就獨佔了舊居。雖然姐姐撇下了我,但作為補償,她把她全衣櫃的衣服都送給我。全都是名牌而且又性感的衣服,她說我已經是大學生,衣著應該要比以前著重了。其實明明就是她想買新衣服而已……之不過,上衣也就算了,我看著姐姐留給我的短裙和絲襪,實在不敢穿著,要是像婚禮那天發情的話,便麻煩了,幸好碰見的只是雅人哥哥。不好了,每次一回想起上次跟他性交的事,便很弄臉,我竟然在他面前如此淫蕩。

今天還是穿短褲上學好了。東京大學離家不遠,大概一小時的車程便到了。我走進講廳,坐在奈奈的身旁。對,是我的中學同學奈奈,不知怎的,她從中學便經常被編到坐在我的附近,想不到大學也會選入同一學係。她除了喜歡性騷擾我之外,也不失為一個體貼可愛的美人,而且她的性格比我外向,在大學裡有奈奈陪伴實在是件令人高興的事,我們甚至被選為東京大學的校花,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事。「噯∼美莎今天又是穿褲子,那我只能玩弄妳的上半身了。」

這是奈奈常見的打招呼方式,我經常想,若果她是男人,肯定是個大色狼。「奈奈……不要……其他人會看啊。」

「不要緊,反正還沒有男同學在。嗯∼好羨慕啊,美莎的乳房又長大了,我的怎麼都這麼小。」

「說謊,妳明明已經是85D了。」

這時,我留意到她穿著一條迷你裙和黑色絲襪。「奈奈,妳現在每天都穿絲襪和裙子嗎?」

「對啊,以前中學就已經慣了。說起來,美莎為甚麼不再穿絲襪了。」

奈奈的從乳房移到我的大腿上,來回掃撫我白晢的大腿。「不要摸!!」

我也不知為何我的反應如此大,奈奈被我這樣一叫,連忙把手縮回去。「美莎,妳沒事吧。」

奈奈忙不迭問候,她以為自己玩得太過火了。「對不起……丫,教授進來了。」

教授和同學紛紛走進課室,我們也拿出書本準備上課。奈奈剛才掃撫我大腿,不禁讓我回想起以前曾經被一個男同學在火車上對我作同樣的事情,結果心理作用之下立即掙開了奈奈。這堂課我都是心不在焉,一直在思想自己的問題,突然想起雅人給我的卡片。我在心理學係的建築物找了一會,便找著了雅人的研究室,不知道自己不請自來,會否摸門釘,又或是阻礙了雅人工作。幸好,雅人笑著臉迎接我。研究室的佈局很簡單,牆角有一張書檯,旁邊的是一個很大的書櫃,上面全部都是心理學書籍。比較特別的是房中間有一張沙發椅,大概是讓心理病病人躺臥問趁的椅子。「不好意思,房間沒有別的椅子了,就請妳先坐這一張吧。」

雅人一邊說話,一邊泡茶。「嘻∼不要緊,這張椅子好似很舒服似的。」

我好奇地坐下去便躺,的確讓人很舒服。「美莎妹妹,找我有甚麼事?」

雅人遞給了我一杯紅茶。「入學後還沒有拜會你,所以專誠來你的辦公室看看。另外,事實上……還有點……事情……」

我喝了一小口紅茶,因為有點難以啟齒。「是婚禮的事嗎?如果是美莎的睏難,我很樂意幫忙的,但妳要坦白把事情告訴我,我才能夠幫得上。」

我鼓起勇氣,把中學時如何差點被人調教成絲襪性奴的事情告訴他了,我知道雅人可能從此就會討厭我。「嗯,我明白了。」

雅人握著我的手,讓我感到很溫暖。接著,他才慢慢的開始解釋。「其實上次跟美莎做愛時,我已經留意到,美莎妳的身體非常敏感,而且荷爾矇分泌很多。一般人會稱這樣的女性為淫亂,但我認為其實只是天生而已,並不是壞事。」

被雅人這樣一說,我臉都紅了。他又繼續解釋︰「可是由於妳被人強製性侵,妳的理性上告訴身體要厭惡,但生理上卻催促妳接受。當妳理智較強時,便會作出一切逃避性的行為。例如妳每次被侵犯時都穿著絲襪,故此妳的身體亦會對穿絲襪產生抗拒。」

雅人把手中的茶一喝而盡。「其實妳害怕的是,要面對理智被戰勝後,那淫亂的自己而已。但心理上妳會為身體築起牆壁,長久下去,妳會因為害怕性愛而拒絕結婚,甚至是和異性相處。」

「那……我應該怎麼辦……?」

不能穿絲襪還是事小,不能結婚的話,那我的幸福豈不是泡湯了。「其實要醫治不算難,可以嘗試用催眠,然後……」

雅人說得有點口吃了。「然後怎樣……快說!」

一聽見可以醫治,不管是甚麼,我也願意嘗試。「嗯……要先把妳催眠,然後要妳體驗一下正常的性愛。讓妳的潛意識不再反抗就行了。」

怪不得雅人起初不肯說,他大概是怕我會以為他想藉此非禮吧。「那麼……雅人哥哥……你願意幫我嗎?」

我低下頭,不敢正視他。「幫妳催眠是可以……但要做愛的話……」

「哥哥……妳嫌棄我嗎?」

我淚汪汪的望著他。「不!!當然不是,美莎這麼可愛,我怎樣會嫌棄!!只是剛才所說的是理論,實際上不知行不行。」

想著也是,除了我以外,怎麼可能會有其他女生要求別人催眠自己然後性交。「那……美莎就作好的實驗對像好了。哥哥不是說過喜歡看美莎穿短裙絲襪嗎?治療成功的話,美莎就能穿給你看了。」

說到這樣,雅人也不能再拒絕。他先出去一會,大概二十分鐘後便回來,回來時手中拿著幾雙未開封的肉色絲襪。他要我把所有衣服脫下,只穿著這雙肉色的絲襪褲。要在雅人面前脫衣其實還可以,反正之前都已經跟他發生關係了,但要穿絲襪,還是有點戰戰兢兢,不過為了治療,便盡力一試。現在全身上下只有一雙薄如蟬翼的絲襪所包裹。雅人接著把我的眼用黑布矇上,然後把我放在那張大椅子上。我感到有點緊張,下體亦正分泌出一點點愛液,我不停的磨擦自己的絲襪腳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「美莎,不要緊張,放鬆!」

雅人正替我按摩額頭,並且我嗅到一股香熏的味道,大概是他點的。我感到身體開始放鬆,雅人要我跟著他,慢慢的由一數到十。但當我數到五、六的時候,意識便慢慢變得散渙。「對,就這樣放鬆身體,妳幻想自己正在跟男友做愛。他深愛妳的每一吋肌膚,他想親妳的乳頭,可以嗎?」

我點了點頭,立即便有一股快感從乳頭上傳過來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接著,我感到絲襪上有兩隻粗狀的手在撫摸。他們越摸越快、越摸越用力,我開始有點想反抗了。「美莎,別緊張……妳的腿太美了,妳也很愛我撫摸妳的腿是不是?」

「嗯……美莎很喜歡……」

我感到雅人的手越來越溫柔,特別是大腿的根部,我能感受到暖流,因為他差不多要摸到我的陰戶了。雅人此時把我其中一隻腳拿起送到口中,我回憶起之前雅人替我舔腳趾的事,不禁下體就流出很多愛液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我雖然看不見,但估計下體部份的絲襪已經濕得透明了。雅人很體貼地愛撫陰唇,不斷的慰藉我。「美莎的下面流出很多水了。」

雅人說話時,吐出了我的腳,說完後,把另一隻腳再含一次,絲襪的頭部被他的口水都染得濕濕的了。「啊……唔……美莎……是不是很淫蕩?」

這是我潛意識所發出的說話,不知為何,竟說出口了。「不是的,美莎很可愛,我最喜歡了。」

雅人說完後,把我兩條腿大字型分開。幸好我看不見,不然自己的陰戶對著他,必定羞得不得了。我漸漸感到下體正有氣息在噴吐,大概是雅人把頭伸過來了。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那裡很髒的。」

「美莎這裡一點都不髒,而且很好吃。」

雅人不理我的說話,反而更加落力的轉動舌頭,隔著絲襪來回的刺激陰蒂,讓我的身體不停打震。我被他弄得意亂情麻,竟然主動要求他撕開我的絲襪。以前我被人侵犯時,那個人都喜歡把我的絲襪撕破,然後插入。但當我聽到雅人撕裂絲襪的聲音時,竟然一點都不覺得害怕,反而有點期待。雅人的手指插進來了,我不知道為何他好像很瞭解我的身體,竟然專向G點來按壓。每次他的手指抽出時,我也感到部份愛液跟從他的手指一起抽出,但還是有無盡的愛液在流出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要去了……喔……嗯嗯嗯!!」

我情不自禁的抱著雅人深吻,自至淫水都從下體全噴出來,才跟雅人的舌頭分開。當我正在喘息的時候,有一股強烈的精液氣味在我附近。「美莎,接著是好最愛吃的肉棒了。」

我便主動地打開了小嘴,把雅人的陽具一邊含一邊套弄。我本應討厭為男人口交才對,但聽見雅人因我口交所發出的呻吟聲,我便更加賣力了。雅人的陰莖實在太大了,我改用舌頭來回舔他的龜頭和睪丸,每舔到某個地方時,我可以感受到他全身在抖擻。「美莎,妳現在是處女,妳的男朋友希望跟妳結合,可以嗎?」

雅人又再給我暗示,這次我的身體很自然的作出了反應,我把雙腳擘開,自己翻開小穴,準備一根又粗又大的陽具插入。「呀……啊!呀……進去了……喔……」

我彷彿真的像一個處女般,感受到初次插入的痛楚。而雅人則厭在我身上,溫柔的、輕輕的扭動屁股。「美莎的身體太棒了……我可以抽插嗎?」

「嗯……」

做捉心理準備後,雅人便慢慢的抽出陰莖,又慢慢的插入。陰道的肉壁被緊緊的擠壓,讓我感到很充實。「嗯……噢噢噢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裡面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哥哥的……好粗……好熱……啊啊……」

身體漸漸傳來快感,原本散渙的意志變得更加薄弱,身體正舒服得要浮起一樣。雅人抽得越來越快,我聽見他的呻吟聲就在耳邊,從未試過這麼舒服的性交。「啊……美莎的身體……太美了……哦哦……我愛死妳了……啊呀」

雅人的腰很有規律地擺動著,使我們兩人都在放聲的大叫。雅人似乎不想驚動別人,便一邊抽插一邊的跟我濕吻。雅人每一下都好用力,幾乎每一下都要頂穿我的子宮口,但我卻想更多的更多的被他的陰莖所佔有。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去了,哥哥……呀呀……人家又要……喔……嗚……去了……噫喔……!!」

「美莎……我又要……要射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我們互相的高潮,他把射精全都射在我身上,讓我變得又粘又濕。之後,我們倆深吻了不知多久。***    ***    ***    ***翌日,我換上了一條迷你短裙和黑色絲襪走到雅人的研究室。「美莎,妳還真的穿起了絲襪過來了。」

雅人停止打字,向我微笑。「絲襪倒是不怕穿了,可是……人家現在只要穿起絲襪……就會……」

一說到這裡,愛液便從我兩腿中分泌出來,使我不斷磨擦自己的雙腿。昨日,雅人替我解開催眠後,才發現因為催眠時的性交太激烈,現在穿起絲襪時,身體竟然產生對性的渴望。「那妳不穿絲襪不就行了嗎?」

雅人走到我面前,捲起了短裙,露出被愛液染濕了的絲襪。「那可不行,誰叫我的男朋友喜歡。」

「那我唯有好好疼美莎的身體吧。」

雅人把我的衣服脫了,又再開始他的抽插運動。丫,不對,是治療哦。(三)援交綵排今天是星期六,下午沒課。我現在正身穿細碼的水手服,胸部被包得緊緊的,幸好有胸前的紅色蝴蝶領巾遮掩了胸罩的花樣。下身則穿著藍色的短裙子,短得距離膝蓋有二十公分,差不多連臀部也蓋不住了,幸好有一雙極薄的黑色絲襪包裹住整條美腿,否則我一定受不了。我把手提包提到大腿處希望稍稍遮蓋接近裸露的下半身,但路人仍然從四方八面來視奸我的身體。我正一邊等候著我的援交對象,一邊回想起前幾天在大學的事情。「美莎美莎……快看快看!!」

奈奈氣急敗壞的拿著一張宣傳單張走過來。我伸手拿來一看,是東京大學演藝團的招募會員宣傳單張。「原來是這個,想不到奈奈妳對這個有興趣。」

自從我們倆入學後,有不少學會都來找我們入會,都被奈奈拒絕了。但這次她卻很感興趣似的。「這當然了,這個是接觸演藝界的好機會,說不定我們可以認識到不少明星。」

「明星就暫且不說……我也希望可以加入,但要入選肯定好難啊,我又不懂演戲……」

「放心吧,憑我們的外表就已經可以入圍了。」

奈奈以前學過演戲,她倒是說得輕鬆了。「別傻了,東大還有很多美女的,而且我想靠本事加入。」

「那妳找雅人談談吧,說不定他有好方法。」

我尋思了一會,最後決定聽從奈奈的提議。自從上次的事後,我便跟雅人成為戀人了。可是,由於他是我的導師兼哥哥(雖然沒有血緣關係),還是不太方便公開關係,知道的,就只有奈奈和姐姐而已。「甚麼?!美莎想加入東大的演藝團?!」

雅人的反應有點大。「你不喜歡嗎?那作罷也可以。」

「不……不是,只是我聽聞入選的標準很高。」

「所以希望你教我如何演戲。我知道你有辦法的,求你了……」

只要我拉著他的袖口撒嬌,我知道他是無法拒絕的。「那好吧,是妳主動要求我的。」

我看見他露出了淫邪的眼光,然後在我耳邊告訴他的計劃。「這怎麼行?!我拒絕!!」

他竟然要我星期六扮成援交的少女去約會。「放心吧,妳的對象是我嘛。演戲最難的是入戲,妳能夠代入一個角色的話,要演出來便不是問題了。」

雅人連忙的解釋。「那為什麼是一個援交的女高中生,我看你是喜歡這玩意對吧。」

我裝出生氣的樣子。「如果妳能夠演出這麼難堪的角色,其他角色對妳來說是易如反掌了。但也實不相瞞,我從前就很喜歡美莎穿中學水手服的樣子,所以……」

「嗯……那好吧,真沒你辦法。」

就這樣,我今天就穿著雅人預先準備好的水手服在車站等他了。想著想著,我還真不敢相信現在是「排戲」

。這時,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性走前來。「美莎小姐,讓妳久等了。」

他向我打招呼了,聲音聽起來挺熟悉的。噢,天啊,這是雅人。「雅人!!為什麼……」

「我是特地為妳化妝成這樣子的,所以才遲到。」

我看著眼前扮成中年男士的雅人,不禁大笑起來。但當他提醒我也像一個女高中生時,我便笑不出來了。「好了,總而言之,今天之內,我就是包養妳的有婦之夫,而妳就是一個任性的女高中生,妳要陪我好好逛街。」

說著,雅人就拖著我的手走了。其實所謂的援交,也不過是做情侶做的事罷了,所以,其實我也很樂意陪伴雅人去逛街、看電影、吃午飯等,只不過是穿著比較尷尬的衣服罷了。而且雅人還說我扮演任性的女生,我便毫不留情的撒嬌、耍凶,看男朋友被自己玩弄得又好笑又好氣的感覺原來很不錯。之不過,代價就是被他一路上都對我毛手毛腳,尤其是在看電影時,一直都把手在我的絲襪上摸來摸去,雅人雖然說是為了增加真實感,但總覺得他根本是想在眾目睽睽下非禮我。另外,緩交時,還有一點比較在意的,就是路人的眼光,他們一定認為我在做傷風敗俗的事,可是雅人卻對男性路人的羨慕眼光感到很自豪。之後,雅人說要帶我到一個地方,於是,我們乘上了電車。

在電車上,雅人不忌諱地抱緊我來接吻,他的手更撓過蠻腰抓著我的屁股揉搓。電車上並不多人,幾乎每一個乘客都能望見我們在纏綿。「唉……真是傷風敗俗。竟然在電車上當眾濕吻。」

「好好的一個少女,竟然為了錢去援交。」

我對這些說話感到很羞恥,於是便更著力的跟雅人接吻,希望令自己沉醉其中,我甚至感受到,小腹上,有一根硬物在頂著。但雅人說,只要能抗拒羞恥心,便不怕演戲時面對鏡頭和觀眾。幸好只是十分鐘的車程,雅人便帶我下車了。但接著是更令人害羞的地方,這一帶都是情侶酒店。我們走進了一間格調十分華麗的酒店,並且入住了其中一間房間。「嘩∼這裡好大好漂亮啊。」

我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跳上房中間的圓型大床上。「今天開心嗎?」

「開心極了∼」

其實說是演戲練習,還不如說比較真的像拍拖而已。「可是像美莎這種為了錢而出來援交的任性女孩,無論如何,叔叔都要教訓一下。」

雅人似乎沒有忘記自己在調合演戲中,說話仍然像一個中年男人般。「啊……叔叔……要溫柔一點……」

我被他脫去了上衣和裙子,連胸罩都並他扯開了。我現在變成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。「美莎太下流了,絲襪裡面竟然穿著繫帶的丁字褲,是想勾引男人嗎?」

雅人一手就把我的內褲都扯出來,我身上只剩下一雙薄薄的絲襪。「是啊……我想……勾引叔叔……因為叔叔很疼美莎……」

雅人聽到後像發狂了似的,一口氣脫光自己的衣服,然後壓在我身上,用力的吸吮粉嫩的乳頭。「嗯啊……美莎……是不是比叔叔的太太好多了……」

我想像雅人真的是有婦之夫,要跟她的妻子比較。但答案很明顯,那有一個熟女能比得上一個青春貌美的女高中生。「當然是美莎最好了。嗯嘖……嗯嘖……」

雅人興奮地吸吮著我的乳頭,又不斷的探索的絲襪中的秘處。「咦∼叔叔好色啊,就只會摸人家的身體。你說,我有甚麼比你的住家女人好?」

我這樣說只是想聽聽雅人讚我。「美莎又漂亮、身材又好,還有一對美腿和巨乳,簡直就是男人的恩物。來∼快給叔叔舔舔,叔叔甚麼都買給你。」

雅人把他那根巨物硬塞過來我的面前。「不要∼叔叔的下面好髒哦。美莎要先替他洗白白。」

我起身把雅人拉進浴室裡去,雅人似乎相當歡喜。浴室裡面有一張吹氣的浮床,還有一些乳液。「來啊,美莎用自己的身體替叔叔洗澡吧。」

我把雅人推在浮床上,然後我就像一個妓女替客人洗澡般把乳液塗滿在雅人身上,然後用手巾給他磨擦。我現在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他的女朋友,還是應該像一個勾引男人的淫亂女高中生。「不是這樣,用妳淫蕩的巨乳來替我磨擦。」

結果,還是雅人教我把大量乳液都先塗在我身上,令全身都變得粘粘濕濕。原來已經幼滑的絲襪,更是和身體融合了似的,變得更加透明,幾乎連一點磨擦力都不存在。雅人把我壓在他的身上,然後引導我上下來回磨擦。「嗯……啊……這樣……濕濕的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我慢慢享受著這種肉貼肉、濕滑的質感,彼此的乳頭磨擦起來時,身體彷彿被電流通過一樣。但最享受的還是下體被雅人的陰莖頂著,雖然說是替他洗澡,其實我是用他的陰莖在自慰而已,今天穿絲襪穿了一整天,身體早就興奮起來,現在已經忍不住了。「嗯咕,每次美莎的胸部擦過來……黏黏的觸感就……噢,好、好舒服。」

「嗯嗯……乳房……也變得好有感覺……啊呀……」

我倆的快感瞬間就升到高處。接著,雅人教我要一雙穿著絲襪的美腿,夾著他的手來磨蹭,簡單來說,就是用陰唇來洗刷他的身體。這樣比起用乳房來磨擦,感覺更加強烈,而雅人的雙手亦可以享受撫摸絲襪美腿。我的陰核磨擦著他粗獷的身體時,全身都變得酥酥麻麻,有大量不屬於乳液的液體正從身體排出來,滋潤彼此的肌膚。「哦……美莎的身體好柔軟……而且全身濕答答……感覺特別淫亂……」

「不公平!!……叔叔也要好好疼美莎的……那……裡……」

我們於是形成69的姿勢,讓私處對著雅人的臉龐。我也很乖巧地用乳房夾著他的肉棒來乳交,我還未能把濕滑的乳房夾緊肉棒時,雅人已經隔著絲襪在磨擦我的淫穴了。「哈……啊啊……好棒……」

我集中渙散的意志,夾緊肉棒,開始替叔叔口交。感覺肉棒比平時更熱更硬,單單是含著,我的體內的慾火就已經燒得不可收拾。「嗚……美莎的胸部……好棒……怎麼今天妳這樣好色……啊啊……小穴的水流過不停……」

「啊……美莎……才沒有……嘖嘖……叔叔的肉棒……嗯……好好吃……」

我一邊否認自己好色,卻一邊品嚐起男人的陰莖,真是自相矛盾。「喔……美莎……叔叔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要……射……了」

我一聽之下,立刻停止任何動作,生怕他真的射出來。「不能……叔叔……要射的話,請射在美莎的小穴裡……」

我被雅人弄得性慾高漲,都顧不得自己說甚麼淫賤的說話,只顧撕開自己的絲襪,把粗大的肉棒塞進自己的陰道裡。「美莎……樣子這樣清純,身體卻這樣淫蕩,叔叔今天要操壞妳的淫穴……」

雅人看見我的淫態,也色心大起,瘋狂的扭動腰部,及揉轉我的乳房。不消一會,我已經感到高潮得快要虛脫了。或許雅人也已經射精了,因為我感體內有些黏黏熱熱的漿糊,但他毫無停下來的意思,甚至從後把我抱到浴室鏡面前繼續活塞運動。「嗄……美莎快看看自己……嗄……多麼淫蕩……」

鏡中的女子,雙腳被抱起,私處中正有一根男性陰莖在進進出出,淫水從中飛濺。跟被黑絲襪包裡的下半身成反比,上身白晢無瑕的身驅因性奮而香汗淋漓。乳房因為強烈的插抽而上下搖晃,我唯有抓緊她們,順便好好揉搓,但無論如何,乳房的刺激,怎樣也不及小穴因磨擦而產生的灼熱快感。「啊啊……太激烈了……噢……叔叔好厲害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啊呀呀!!!」

雅人每秒中大概進出我的身體三四次左右吧,這樣維持了數分鐘,速度不但沒減,還插得更深,更用力。我看著鏡中淫亂浪叫的自己,潮吹時的倩影,更是一覽無遺。「嗄……美莎……美莎……的身體太舒服了……呀……叔叔不行了……要射進……美莎的體內……喔喔……噢!!!」

「哦哦……精液……啊……跑出來了……從美莎的小穴……嗯嗯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?」

我裝出一幅惹人憐愛的表情。「美莎不喜歡嗎?」

「不會啊,美莎最喜歡叔叔的精液,美莎要替叔叔生個可愛的寶寶。」

雅人把流出的精液塗滿我整對絲襪,原本秀黑的絲襪,頓時變得極為淫亂。但不知為何,被雅人的精液塗滿雙腳,我感到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襯著雅人在休息,我把他全身都舔得幹幹凈凈,不論是乳液(因為是性愛用的,吃下也無妨)、汗水,還是精液,我都全數吃下,雅人說我實在淫亂到不行。「美莎妳剛才的是演技真的是不得了。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?」

我們倆仍然互相依偎,繼續享受那種肌膚緊貼的快感。「嘻嘻∼不告訴你。但你要是真的去找援交,就要你受!!」

我裝出一幅生氣的表情。「那今天我就要好好享受了!!看叔叔怎樣把妳干壞掉!!」

接著,我又被他推倒了。一星期後的戲劇團選拔,我和奈奈都入選了。至於我試演時演的是甚麼角色?嘻∼這是秘密∼

(四)美莎的淫亂日記

今天晚上應該是自升上大學之後最空閒的,平時不是為了趕功課就是溫習,要不是就出外拍拖去了。碰巧今天雅人要替人補習,我便一個人待在家中休息了。反正有空,便拿出日記來細閱回想往事了。

2008年9月10日晴

今天我身體的第一次被一個男同學奪走了!浩樹他把我騙到保健室,然後強行的把我侵犯了。當時我因為被下藥,身體不能反抗。他先奪去我的初吻,然後又撫摸我的乳房,最後更把他的陰莖插進我的陰道內。

那根東西就像燒熱的鐵棒一樣,又硬又粗又熱,說實話,被他強姦時身體很興奮,原來這就是性交的感覺。可是他竟然把射液射進去了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,而且他還拍下我們做愛時的照片來要挾我,我到底應該怎麼辦。

2008年9月11日晴

浩樹放學後叫我到視聽室找他。他竟然要我陪他一同看色情電影,否則就把昨天的照片發佈出去,我沒有辦法,只有乖乖聽他的話。但是要在學校看色情電影,要是被人知道,就大件事了,而且我是第一次看,心裡緊張到不行。但是他卻若無其事的,還一般看一邊非禮我。不知怎的,當他的手伸入我的私處裡亂搞一通時,我竟然興奮得噴出很多體液,以前從來沒試過。

接著他更強逼我替他口交,含著男人的陰莖實在太噁心了,他甚至把精液射在我的臉上。

最後他很粗暴地撕破我的絲襪,又把陰莖插進來了。這回沒有第一次那麼痛,但他又把精液射入我的子宮裡了……

2008年9月15日晴

今天是有我最喜歡的游泳課,可是上課中途,浩樹把我拉到更衣室,還要我穿著黑色的襪褲和泳衣替他口交。幸好今次他沒有射到我的體內,而是把精液射在我的腳上。我發現他很喜歡我穿絲襪的美腿,因為每次被逼性交時,他都會花不少時間在撫摸我的雙腳。

2008年9月18日雨

今天月經來了,知道沒有懷孕,讓我放心多了。但浩樹他卻變本加厲,放學後竟然要求我在特別室跟他做愛。我因為月經的關係堅決拒絕,他竟然把我捆在椅子上,在我的絲襪上磨蹭他的陽具。最後我還得穿著這雙染滿精液的絲襪回家,一路上,被一些中年男人望著我的雙腿,感覺很羞恥。

2008年9月30日陰

今天的中午他又把我叫到第一次強暴我的地方,說要我給他做甚麼腳交。幸好只是要我用腳把他的肉棒來搓弄而已。雖然腿有點累,但總比給他插入要好,因為我還是覺得在學校做愛羞死了。

2008年10月10日晴

今天放學又被逼在課室中做愛,但他說今天要我先穿著絲襪在他面前表演自慰。自慰的話,以前偶爾有做,但要在男生面前自慰,實在太弄人了。

不只如此,浩樹見我一邊自慰,自己亦開始搓弄著陰莖。這一天他前所未有過的瘋狂跟我做愛,在我體內外射了三次才罷休。

2008年10月18日晴

今天是學校的假期,浩樹約我出外了。其實我還是第一次跟男性單獨去約會,只是約會並不是我想像中浪費。他首先在電車上像癡漢般非禮我,之後還要我去勾引一個成人用品店的老闆。要我替他口交腳交,我心愛的粉紅色絲襪被他弄得都是精液,不能穿了。

接著在電影院,我們竟然在有其他觀眾的環境下做愛,浩樹還要我替他乳交。最後更引來其他觀眾的注意,他們興奮地把精液射在我身上,我從來未試過會有十數個男人的精液沾污我的身體。回家時,差點被姐姐發現我的異樣,我立刻回房把陰道裡的精液清潔乾淨,然後足足洗澡了三次。

2008年10月22日晴

幾乎每一天放學後,浩樹都要逼我和他性交,久而久之身心也不再覺得厭惡,甚至會很享受,到底這是好事還是壞事。浩樹這天把一些黏黏濕濕的液體倒在我的絲襪上,我記得這種潤滑液在色情電影中看過。我大概明白為什麼男優喜歡用這種液體,原來塗上身的感覺的確很舒服。但是之後要清理課室就太麻煩了。

2008年11月1日陰

天氣開始轉冷了,我們也轉了冬季校服。但穿上校裙時,才發現因為長高,校裙好像變短了,但更不巧的是碰上了校檢。被訓導主任教訓了>_<」

2008年11月5日晴

自從被浩樹脅逼以後,他命令我不能穿內褲上課,又或是要穿極度性感的內褲。今天剛好忘記了,想不到他很憤怒的,二話不說就把我的絲襪扯破,並且插上一根電動陽具。他甚至要我插著它直至下課作為懲罰。

上課時他把電動陽具開動了,我忍不住高潮出來,把絲襪都弄濕,幸好沒有人發覺。以後還是要緊記不要再穿內褲回學校了。

2008年11月6日晴

今天放學後跟浩樹做愛時,他竟然穿著了一雙跟我一樣的黑色絲襪褲,不知應該說他變態還是大膽,要是讓人知道的話……不過他今天特別興奮的把我壓倒在書桌上,我被他搞得不斷的高潮,但只要一想到被一個穿著絲襪的男同學弄得性興奮,我便羞得無地自容。

2008年11月8日晴

今天的天氣特別冷,體育課時便穿著絲襪來保暖。怎知黑田老師竟然說我這是想勾引男同學,要對我進行體罰!

我被他捆在體育倉庫內,被他不停的鞭打,還一邊說我淫蕩。更糟的是,他扯下我的體育褲時,被他發現了我午飯時跟浩樹做愛時留下的精液。結果他用接力棒塞進我的陰道,又用肉棒插入人家的肛門。就連浩樹也不會搞我的肛門,今天卻被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強行的插進來,弄得我很痛很痛……

2008年11月13日陰

這個星期以來,我一放學就到浩樹的別墅跟他做愛。他說這裡雖然沒學校刺激,但比較方便。在別墅中他吩咐我扮演不同角色,護士、警察、空姐都飾演過,但無論甚麼製服,他都要求我一定要穿上絲襪。今天我就要飾演一個僕人。

我原以為今天跟平常一樣只要滿足他便可以離開,想不到他竟然串通黑田,把姐姐騙過來。甚至利用我逼迫姐姐就範。姐姐實在太愛我,不願意我的照片被公開,唯有滿足他們的要求跟他們性交。

幸好,姐姐假扮順服他們,然後襯他們熟睡時把他們綁起來,還「教訓」了他們一頓。照片被抓回,我終於脫離浩樹的魔掌了。

2009年2月1日晴

 

今天是姐姐結婚的大日子,他很快就要成為木村哥哥的太太了,真令人羨慕。可以我在她的婚禮中太羞恥了。我在樹林間自慰時竟然被雅人哥哥看見,結果還跟他發生關係了。他是我小時就很喜歡的人,被他看見我的醜態,不知會不會討厭我……2009年3月15日雨

自進入東大後,我是第一次找雅人,明明他的辦公室就在學校內,但我還是有點害怕他會因為婚禮的事討厭我。

可是雅人哥哥還是對我一如以往的溫柔。為了醫治我的絲襪恐懼症,還親自跟我做愛了。被她抱著的時候,我感到很溫暖,他一點也不嫌棄我呢。之後聽見他說「我愛你」,我竟然感動到哭出來了。

2009年3月22日雨

原來雅人哥哥也很喜歡做愛時,要我穿著絲襪。沒關係,反正人家也很喜歡,現在只要一穿上絲襪,就會想起雅人的肉棒棒。啊……美莎,妳太好色了。 

大家好,我叫星野美莎,今年十九歲,身高是163cm,三圍87E,58,86,朋友都說我的身材很誘人,嘻嘻,其實胸部大還是有很多煩惱,比方說,在夏天時總會惹來街上男性的目光,他們的眼神好色……之不過,說到身材,我還是跟姐姐比下去了。我們年幼因為喪失雙親,所以便跟姐姐相依為命,所以我們倆的感情特別好。今天是她的大日子,因為她要結婚了!對方是一個健身教練,叫木村,但很快我就要改口叫他姐夫了。他是個高大英俊、又有風度的男士,我知道他一定會帶給姐姐幸福的,真叫人羨慕。「美莎,妳換好衣服了沒有,時間不早了。」

房門外姐姐正在催促我。「對不起,快換好了……」

我回應了一句,心中卻有點作難。今天我穿了一條淡黃色的絲質吊帶裙子,為了莊重起見,我得配上一雙淡黃色的絲襪。可是一年前,我曾經被一位男同學侵犯了,還被他威脅成為他的洩慾工具,每次跟他做愛,他都會要求我穿短裙和絲襪。自此,只要我一穿起絲襪,就會想起當時的回憶,身體自自然然會產生性荷。這一年來我都是改穿褲子,但今天我是姐姐的伴娘,這種場合怎能穿褲子?我望著眼前的絲襪,還是下定決心,慢慢把它捲摺,再套上右腳上。

啊,這種久違了的質感,又滑又嫩的尼龍絲襪開始保護起我的美腿,其實我以前並不討厭穿絲襪,甚至十分喜歡,因為我看見姐姐穿絲襪後也變得十分性感。然後又把絲襪套在左腳上,再站立,把絲襪拉起覆蓋臀部。想不到一年沒穿,穿絲襪的動作一點都沒有生疏。

我用手把絲襪掃平,變得均勻,腦子裡便浮出以前的情景。有一個男生,正在來回撫摸我的大腿,又不時掐住我的乳房,吸吮。不久,他強行的撕破我的絲襪,然後有一根又熱又硬的東西,鑽入我的私處。他不理會我的拒絕,一下一下的抽插,擊潰我的理智。我口中漸漸發出呻吟聲,屁股又扭動著來迎合他的抽插。最後他叫了一聲,把大量精液射入我的子宮裡。「嗯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!!」

我不知何時把手把伸入絲襪和內褲中自慰起來,情不自禁地按壓陰核。「美莎,他們來了,快出來吧。」

房門外的聲音把我從高潮前的快感中喚回來,我竟然回想起之前被強暴的片段來自慰?!我從睡床上下來,急急地整理好衣服,然後穿上一雙白色的細跟高跟鞋,便出門準備迎接新郎來搶新娘。大廳的姐妹們都穿得花枝招展,但唯獨是姐姐最漂亮,別人說結婚是女人最美麗的日子,果然一點都不誇張。門一開,就有六七名男性走進來,其中一個是木村先生,其他的想必是他健身房的同事,因為每一個都十分健碩。但縱使如此,我們也不能讓他們輕易搶走姐姐。

除了收開門利是,還得摺磨他們一番。我的好友奈奈之前作了一堆懲罰卡,要新郎接受挑戰。一開始他們都很幸運,抽到的都不外乎是做掌上壓,吃芥末之類的事,太容易了吧。但是這次,抽到的懲罰竟然是要新郎舔姐姐的腳。可是看一看木村,臉上似乎一點難色都沒有,難不成他已經習慣了?「奈奈,這樣太過份了吧,萬一待回肚子痛就麻煩了,不如取消吧。」

我似乎背叛了奈奈。「美莎太掃興了,那麼由新郎的朋友代罰吧,就後面那位帥哥怎樣。」

奈奈指住了新郎後面的一個男性。那人是我的堂哥哥,叫星野雅人。從前我們父母離世後,叔父便把我們暫時寄養,由於叔父叔母沒有後嗣,他便我們當成是親生的看待,此外,叔父還另外收養了一個兒子,這個就是雅人了。他比我大兩年,由於和我們姐妹的年紀相近,所以從小便青梅竹馬。而且,雅人成績和運動很優秀,又特別疼我,自少我便很喜歡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堂哥。大約兩年前,姐姐跟我搬走了,而且我們各自的功課都忙,便很少聯絡。「我倒是沒所謂,但我怎能碰木村先生的未婚妻呢。」

雅人從後面走到前面,數年沒見,感覺他比以前顯得更高大、更成熟了。「也說得對,那我們這邊也換人吧,美莎,由妳去吧。」

奈奈惡作劇地把我推出去。「奈奈……這太過份了,雅人哥哥他……」

我有點不好意思。「美莎的話,我沒問題。」

我還來不及反應,雅人已經蹲下來,很有風度地把我右腳的高跟鞋脫去,然後雙手把我的小腿提到面前。我只剩下一隻腳支撐全身,幸好奈奈把我扶著,我才不至跌倒。雅人先伸出舌頭輕碰我的腳趾,我反射性地向後縮了一下。雅人等一會,又再輕舔一下,這次我從絲襪上感受到他舌頭的暖意,開始習慣起來。絲襪彷彿傳來淡淡清香,讓雅人不禁吸啜起來,於是他就像嬰兒吸吮媽媽的乳房一樣。每一隻腳趾都被他細心溫柔的「寵幸」

過,我被他這樣刺激,感到痕痕癢癢,口中不時發出「嗯啊」

的呻吟聲,幸好身旁的眾人笑聲把我的呻吟聲掩蓋過了。此刻我又感到愛液正要流出來了,看著雅人把我的絲襪染濕,我又忍不住回想以前也曾被精液染污過絲襪。但不知為何,這時我不感厭惡,卻感到很舒服。只是剛才自慰時已經把絲質內褲弄濕了,現在又再又淫液流出來,私處的感覺很難受,假如有東西能填滿它就好了。「好了……奈奈、美莎,不要再玩了,我們要去教堂咯。」

姐姐的說話又再把我從幻想中帶回來。大家看看鐘,時間的確有點晚了,奈奈也只好鳴金收兵。雅人把我的腳從口中吐出來,然後很有禮貌地替我穿回高跟鞋。「剛才失禮了……」

離開屋企時,雅人在我耳邊輕輕的道歉。我以一個微笑作響應,其實我並沒有介意。接下來我們到教堂行禮。我親眼看著心愛的姐姐步入教堂、宣誓,心中又喜又悲。喜者因為姐姐找到好歸宿,悲者,姐姐以後就是別人的妻子,我就不能再跟姐姐一起生活了。可是今天自己有點心不在焉,大概是因為穿著絲襪,很久沒有試過這種兩腿互相磨擦的滑滑感覺,加上今早想過色色的事情,當姐姐跟姐夫熱吻時,我不禁會幻想起他們今晚會翻天覆地做愛的情況,下體便流出更多淫液。當婚禮結束後,姐姐和姐夫都在門外照親戚朋友拍照。我實在忍不住,便襯沒人為意時走到附近樹叢中,倚著一棵樹要自慰起來。

「嗚……已經濕成這樣子了……美莎妳真是太好色了。」

我在自言自語,手正把絲襪內褲拉到大腿處。我小心的再環視一下四周,確認沒人後,便開始愛撫自己的乳房和陰唇。「嗯嗯……啊……」

縱使以前不願意,但我仍是忘不了性交時的快感,男人撕開我的絲襪,扯下我的內褲,毫不留力的抱著我抽插。我把手指伸到陰道裡抽插,淫水如河水般湧出,已經很久沒試過這麼興奮的自慰了,這難道是拜絲襪所賜。我不知自慰了多久,連我都不知道有一個人就站在我附近。「雅……雅人哥哥……」

我不知所措,連忙把絲襪內褲拉起,再用雙手掩蓋胸前。「美莎,想不到妳變得這麼壞了,竟然偷偷的在這裡自慰。」

被尊敬的人看見自己這副德性,真是無地自容。姐姐的婚禮,還有數百名親戚朋友在附近,而我竟然匿在一角自慰。我也不知如何解釋,只能說因為穿著了絲襪,身體便會不其然的感到性興奮。「難怪剛才我舔妳的腳時,你表情好像很痛苦,對不起,我沒有留意。」

「雅人哥哥……會不會討厭我……」

想不到雅人還會在意我的感受,令我不敢正視望著他。「怎麼會?!但這可真是睏擾,我覺得,美莎妳穿著裙子和絲襪實在太漂亮了。不能穿的話,實在很可惜。」

雅人說完後便走過來,把我抱住,然後在我耳邊輕輕說話。「放心吧,我會解決妹妹的煩惱。」

說罷,雅人便吻過來了。我已經很久沒碰過男人的嘴唇了,這次不懂扺抗,竟不知不覺迎合著他,雅人見我沒有扺抗,便把舌頭伸進來。時間就像停止了的一般,除了口裡感到軟軟的舌頭在交纏,其實甚麼的都感受不到了。我們的口唇交纏了數分鐘,雅人才把舌頭伸回,但口水像絲一般仍然連接著的舌頭。「不行的,我們是兄妹……」

我輕輕的把他推開,縱然我的情慾已經被他挑起。「所以我才要替妹妹解決生理問題哦。」

雅人不待我的答應,右手就已經在我裙內亂摸,或許他認為我已經默認了。但確實,被男人愛撫,比自慰要舒服多了,而且他緊緊的把我抱住,讓我更感到安全感。「想不到美莎下面濕得一塌糊塗呢。」

此時,雅人還把我一邊的吊帶放下,我左邊的乳房便露出來了。「嗯嗯……不要……會被人看見的……」

「幾年沒見,美莎的乳房竟然變得如此豐滿,而且又尖挺又有彈性呢。」

他急不及待的以舌頭挑逗著我的乳頭,又吸又舔,令我全身似乎觸電一般,實在太舒服了。「嗯……啊……雅人哥哥……嗯……」

我舒服得發出陣陣呻吟聲,他知道我的弱點已被他掌握,襯我不能反抗,便退下的的絲襪和內褲,手指直接插入我濕潤的小穴裡,發出嘖嘖水聲。我合上眼睛,正全神貫注地享受快感時,雅人握著我的手,然後我感到右手正握著一根又熱又硬的棒子。原來不知何時,雅人已經拉下了西褲的褲鏈,掏出了一根龐然大物,我一看之下,這東西起碼有十八公分長吧。他要我小心奕奕的觸碰肉棒。「其實今早在舔妳的腳的時候,我的下半身已經有點不安份了。」

他在我耳邊細語,讓我感到耳邊有點癢。「嘻嘻,原來哥哥也是這麼色的。」

我明白他的意圖,便開始替他手淫。「還不是妳害的,誰叫我的妹妹這麼可愛性感。」

被他這樣一讚,我心都甜了。我們倆彼此在享受性器官所傳來的快感。雅人的手指技巧很快,而且十分溫柔,我知道他再抽插下去,我便快要高潮了。「美莎,我要插進去了。」

雅人把手指拿出來,取而代之的,用他的巨棒頂在我的陰道口。「可是……我們是兄妹,這是亂倫……」

雖然有點可惜,但我不想越過道德的界線。「美莎,妳以前不是說過長大後要成為我的太太嗎?不交合的話怎麼是夫妻。」

想不到他還記得兒時的笑話,還真讓人感動。我知道男人去到這一刻,根本沒法忍耐。最重要的是,我也耐不住了。我微微的點了點頭,雅人便把肉棒插入了我的陰戶了。「呀呀……嗯嗯!!」

肉棒把我的道德底線,以及陰道一起刺開。從穿起絲襪時所產生的空虛感,現在已經被填滿了,除了呻吟外,我表達不出其他的反應。「噢……美莎的裡面……啊呀……好濕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剛才手淫時,陰莖已經被我弄出來的精水潤滑了,現在雅人很容易便直插到底。「啊呀……雅人哥哥……嗯嗯……好粗……啊……」

已經一整年沒有性交,起初我又沒信心陰道能放入這樣又粗又長的陽具,但現在卻整根插在自己體內,還直頂子宮,實在太舒服了。雅人從我的眼神得知,我已經準備好,他便開始抽插他的陽具。「嗄嗄……美莎,妳的小穴……啊……在吸我……喔喔……」

這就是所謂的名器吧,就算是我自己的手指放進去,陰道也會把它緊緊地吸著不放,男人似乎都很喜歡這樣的陰道。但是雅人的陰莖這麼粗,不知會否很難受。不過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,他很快便習慣,並且很用力地快速抽插,我都被他幹得爽歪了。過了一會,她把我的手撐在樹幹,自己則從後一邊揉搓乳房一邊抽插。「雅人哥哥……啊呀……呀……好棒……美莎……快……嗯嗯……快不行了……」

我最受不了這樣的上下夾擊。明明下身都已經抽插人家了,還要玩弄我的胸部。在這樣的快感所衝擊下,我的陰道噴出了大量愛液,而且停不下來,為免大叫出來,我用手掩著口,令自己只能發出「嗯嗯」

的呻吟聲。雅人在此情況下也沒有停下,反而更用力的揉握我的豐胸,下面抽插的聲音發出得更加頻密,我知道,他也要高潮了。「美莎……啊啊……我也……啊……要射了……嗯喔喔喔……」

雅人再猛力的抽插數下,狠狠的頂著我的子宮,我被他插昏了,他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注入我的子宮、陰道中。不知射了多久才停下來,還真是恐怖的射精量。「嗄嗄……哥哥……太過份了,竟然把精液射入去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?」

我站起來,望著正在流出的精液,有點苦惱。「要是受精的話,我跟妳立刻就在這裡註冊結婚吧。」

想不到他說得一臉正經。「嘻……說笑的,今天是安全期。別說笑了,快幫我清潔吧。」

他有點又好笑又好氣,但還是很有風度地拿出手帕,為我清潔下半身,然後又替我整理頭髮、衣履。跟雅人做愛不知不覺便過了半小時,要趕快回去教堂了,離開樹叢後,雅人給了我一張卡片。「美莎,妳穿絲襪時的問題恐怕是一種心理病,如果有時間的話,來我的辦公室談一談吧。」

我看一看他的卡片,世事怎會這樣恰巧。「原來你是東京大學心理學係的助教,太巧合了,我明天便是那裡的學生。」

我急不及待向雅人報告我已經考入東京大學的心理學係了。我們大家都很高興,不禁笑語世事奇妙。

本來我還有很多入學的事情要請教他,但這時天空中有一些東西掉到我手上,是一個白玫瑰的花球。我還未回過神來,便有一大群人圍著我祝賀,連雅人都被她們擠開了。我看見奈奈露出羨慕的眼神,又看見姐姐幸福的笑容,或許幸福從此就會降臨在我身上。

(二)絲襪催眠實驗姐姐的婚禮後,她就開展了人生的另一頁。而我呢,同樣要準備新的生活。姐姐結婚就順理成章地搬到木村的新居,而我就獨佔了舊居。雖然姐姐撇下了我,但作為補償,她把她全衣櫃的衣服都送給我。全都是名牌而且又性感的衣服,她說我已經是大學生,衣著應該要比以前著重了。其實明明就是她想買新衣服而已……之不過,上衣也就算了,我看著姐姐留給我的短裙和絲襪,實在不敢穿著,要是像婚禮那天發情的話,便麻煩了,幸好碰見的只是雅人哥哥。不好了,每次一回想起上次跟他性交的事,便很弄臉,我竟然在他面前如此淫蕩。

今天還是穿短褲上學好了。東京大學離家不遠,大概一小時的車程便到了。我走進講廳,坐在奈奈的身旁。對,是我的中學同學奈奈,不知怎的,她從中學便經常被編到坐在我的附近,想不到大學也會選入同一學係。她除了喜歡性騷擾我之外,也不失為一個體貼可愛的美人,而且她的性格比我外向,在大學裡有奈奈陪伴實在是件令人高興的事,我們甚至被選為東京大學的校花,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事。「噯∼美莎今天又是穿褲子,那我只能玩弄妳的上半身了。」

這是奈奈常見的打招呼方式,我經常想,若果她是男人,肯定是個大色狼。「奈奈……不要……其他人會看啊。」

「不要緊,反正還沒有男同學在。嗯∼好羨慕啊,美莎的乳房又長大了,我的怎麼都這麼小。」

「說謊,妳明明已經是85D了。」

這時,我留意到她穿著一條迷你裙和黑色絲襪。「奈奈,妳現在每天都穿絲襪和裙子嗎?」

「對啊,以前中學就已經慣了。說起來,美莎為甚麼不再穿絲襪了。」

奈奈的從乳房移到我的大腿上,來回掃撫我白晢的大腿。「不要摸!!」

我也不知為何我的反應如此大,奈奈被我這樣一叫,連忙把手縮回去。「美莎,妳沒事吧。」

奈奈忙不迭問候,她以為自己玩得太過火了。「對不起……丫,教授進來了。」

教授和同學紛紛走進課室,我們也拿出書本準備上課。奈奈剛才掃撫我大腿,不禁讓我回想起以前曾經被一個男同學在火車上對我作同樣的事情,結果心理作用之下立即掙開了奈奈。這堂課我都是心不在焉,一直在思想自己的問題,突然想起雅人給我的卡片。我在心理學係的建築物找了一會,便找著了雅人的研究室,不知道自己不請自來,會否摸門釘,又或是阻礙了雅人工作。幸好,雅人笑著臉迎接我。研究室的佈局很簡單,牆角有一張書檯,旁邊的是一個很大的書櫃,上面全部都是心理學書籍。比較特別的是房中間有一張沙發椅,大概是讓心理病病人躺臥問趁的椅子。「不好意思,房間沒有別的椅子了,就請妳先坐這一張吧。」

雅人一邊說話,一邊泡茶。「嘻∼不要緊,這張椅子好似很舒服似的。」

我好奇地坐下去便躺,的確讓人很舒服。「美莎妹妹,找我有甚麼事?」

雅人遞給了我一杯紅茶。「入學後還沒有拜會你,所以專誠來你的辦公室看看。另外,事實上……還有點……事情……」

我喝了一小口紅茶,因為有點難以啟齒。「是婚禮的事嗎?如果是美莎的睏難,我很樂意幫忙的,但妳要坦白把事情告訴我,我才能夠幫得上。」

我鼓起勇氣,把中學時如何差點被人調教成絲襪性奴的事情告訴他了,我知道雅人可能從此就會討厭我。「嗯,我明白了。」

雅人握著我的手,讓我感到很溫暖。接著,他才慢慢的開始解釋。「其實上次跟美莎做愛時,我已經留意到,美莎妳的身體非常敏感,而且荷爾矇分泌很多。一般人會稱這樣的女性為淫亂,但我認為其實只是天生而已,並不是壞事。」

被雅人這樣一說,我臉都紅了。他又繼續解釋︰「可是由於妳被人強製性侵,妳的理性上告訴身體要厭惡,但生理上卻催促妳接受。當妳理智較強時,便會作出一切逃避性的行為。例如妳每次被侵犯時都穿著絲襪,故此妳的身體亦會對穿絲襪產生抗拒。」

雅人把手中的茶一喝而盡。「其實妳害怕的是,要面對理智被戰勝後,那淫亂的自己而已。但心理上妳會為身體築起牆壁,長久下去,妳會因為害怕性愛而拒絕結婚,甚至是和異性相處。」

「那……我應該怎麼辦……?」

不能穿絲襪還是事小,不能結婚的話,那我的幸福豈不是泡湯了。「其實要醫治不算難,可以嘗試用催眠,然後……」

雅人說得有點口吃了。「然後怎樣……快說!」

一聽見可以醫治,不管是甚麼,我也願意嘗試。「嗯……要先把妳催眠,然後要妳體驗一下正常的性愛。讓妳的潛意識不再反抗就行了。」

怪不得雅人起初不肯說,他大概是怕我會以為他想藉此非禮吧。「那麼……雅人哥哥……你願意幫我嗎?」

我低下頭,不敢正視他。「幫妳催眠是可以……但要做愛的話……」

「哥哥……妳嫌棄我嗎?」

我淚汪汪的望著他。「不!!當然不是,美莎這麼可愛,我怎樣會嫌棄!!只是剛才所說的是理論,實際上不知行不行。」

想著也是,除了我以外,怎麼可能會有其他女生要求別人催眠自己然後性交。「那……美莎就作好的實驗對像好了。哥哥不是說過喜歡看美莎穿短裙絲襪嗎?治療成功的話,美莎就能穿給你看了。」

說到這樣,雅人也不能再拒絕。他先出去一會,大概二十分鐘後便回來,回來時手中拿著幾雙未開封的肉色絲襪。他要我把所有衣服脫下,只穿著這雙肉色的絲襪褲。要在雅人面前脫衣其實還可以,反正之前都已經跟他發生關係了,但要穿絲襪,還是有點戰戰兢兢,不過為了治療,便盡力一試。現在全身上下只有一雙薄如蟬翼的絲襪所包裹。雅人接著把我的眼用黑布矇上,然後把我放在那張大椅子上。我感到有點緊張,下體亦正分泌出一點點愛液,我不停的磨擦自己的絲襪腳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「美莎,不要緊張,放鬆!」

雅人正替我按摩額頭,並且我嗅到一股香熏的味道,大概是他點的。我感到身體開始放鬆,雅人要我跟著他,慢慢的由一數到十。但當我數到五、六的時候,意識便慢慢變得散渙。「對,就這樣放鬆身體,妳幻想自己正在跟男友做愛。他深愛妳的每一吋肌膚,他想親妳的乳頭,可以嗎?」

我點了點頭,立即便有一股快感從乳頭上傳過來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接著,我感到絲襪上有兩隻粗狀的手在撫摸。他們越摸越快、越摸越用力,我開始有點想反抗了。「美莎,別緊張……妳的腿太美了,妳也很愛我撫摸妳的腿是不是?」

「嗯……美莎很喜歡……」

我感到雅人的手越來越溫柔,特別是大腿的根部,我能感受到暖流,因為他差不多要摸到我的陰戶了。雅人此時把我其中一隻腳拿起送到口中,我回憶起之前雅人替我舔腳趾的事,不禁下體就流出很多愛液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我雖然看不見,但估計下體部份的絲襪已經濕得透明了。雅人很體貼地愛撫陰唇,不斷的慰藉我。「美莎的下面流出很多水了。」

雅人說話時,吐出了我的腳,說完後,把另一隻腳再含一次,絲襪的頭部被他的口水都染得濕濕的了。「啊……唔……美莎……是不是很淫蕩?」

這是我潛意識所發出的說話,不知為何,竟說出口了。「不是的,美莎很可愛,我最喜歡了。」

雅人說完後,把我兩條腿大字型分開。幸好我看不見,不然自己的陰戶對著他,必定羞得不得了。我漸漸感到下體正有氣息在噴吐,大概是雅人把頭伸過來了。「啊啊……喔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那裡很髒的。」

「美莎這裡一點都不髒,而且很好吃。」

雅人不理我的說話,反而更加落力的轉動舌頭,隔著絲襪來回的刺激陰蒂,讓我的身體不停打震。我被他弄得意亂情麻,竟然主動要求他撕開我的絲襪。以前我被人侵犯時,那個人都喜歡把我的絲襪撕破,然後插入。但當我聽到雅人撕裂絲襪的聲音時,竟然一點都不覺得害怕,反而有點期待。雅人的手指插進來了,我不知道為何他好像很瞭解我的身體,竟然專向G點來按壓。每次他的手指抽出時,我也感到部份愛液跟從他的手指一起抽出,但還是有無盡的愛液在流出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……要去了……喔……嗯嗯嗯!!」

我情不自禁的抱著雅人深吻,自至淫水都從下體全噴出來,才跟雅人的舌頭分開。當我正在喘息的時候,有一股強烈的精液氣味在我附近。「美莎,接著是好最愛吃的肉棒了。」

我便主動地打開了小嘴,把雅人的陽具一邊含一邊套弄。我本應討厭為男人口交才對,但聽見雅人因我口交所發出的呻吟聲,我便更加賣力了。雅人的陰莖實在太大了,我改用舌頭來回舔他的龜頭和睪丸,每舔到某個地方時,我可以感受到他全身在抖擻。「美莎,妳現在是處女,妳的男朋友希望跟妳結合,可以嗎?」

雅人又再給我暗示,這次我的身體很自然的作出了反應,我把雙腳擘開,自己翻開小穴,準備一根又粗又大的陽具插入。「呀……啊!呀……進去了……喔……」

我彷彿真的像一個處女般,感受到初次插入的痛楚。而雅人則厭在我身上,溫柔的、輕輕的扭動屁股。「美莎的身體太棒了……我可以抽插嗎?」

「嗯……」

做捉心理準備後,雅人便慢慢的抽出陰莖,又慢慢的插入。陰道的肉壁被緊緊的擠壓,讓我感到很充實。「嗯……噢噢噢……嗯嗯……啊……裡面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哥哥的……好粗……好熱……啊啊……」

身體漸漸傳來快感,原本散渙的意志變得更加薄弱,身體正舒服得要浮起一樣。雅人抽得越來越快,我聽見他的呻吟聲就在耳邊,從未試過這麼舒服的性交。「啊……美莎的身體……太美了……哦哦……我愛死妳了……啊呀」

雅人的腰很有規律地擺動著,使我們兩人都在放聲的大叫。雅人似乎不想驚動別人,便一邊抽插一邊的跟我濕吻。雅人每一下都好用力,幾乎每一下都要頂穿我的子宮口,但我卻想更多的更多的被他的陰莖所佔有。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去了,哥哥……呀呀……人家又要……喔……嗚……去了……噫喔……!!」

「美莎……我又要……要射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我們互相的高潮,他把射精全都射在我身上,讓我變得又粘又濕。之後,我們倆深吻了不知多久。***    ***    ***    ***翌日,我換上了一條迷你短裙和黑色絲襪走到雅人的研究室。「美莎,妳還真的穿起了絲襪過來了。」

雅人停止打字,向我微笑。「絲襪倒是不怕穿了,可是……人家現在只要穿起絲襪……就會……」

一說到這裡,愛液便從我兩腿中分泌出來,使我不斷磨擦自己的雙腿。昨日,雅人替我解開催眠後,才發現因為催眠時的性交太激烈,現在穿起絲襪時,身體竟然產生對性的渴望。「那妳不穿絲襪不就行了嗎?」

雅人走到我面前,捲起了短裙,露出被愛液染濕了的絲襪。「那可不行,誰叫我的男朋友喜歡。」

「那我唯有好好疼美莎的身體吧。」

雅人把我的衣服脫了,又再開始他的抽插運動。丫,不對,是治療哦。(三)援交綵排今天是星期六,下午沒課。我現在正身穿細碼的水手服,胸部被包得緊緊的,幸好有胸前的紅色蝴蝶領巾遮掩了胸罩的花樣。下身則穿著藍色的短裙子,短得距離膝蓋有二十公分,差不多連臀部也蓋不住了,幸好有一雙極薄的黑色絲襪包裹住整條美腿,否則我一定受不了。我把手提包提到大腿處希望稍稍遮蓋接近裸露的下半身,但路人仍然從四方八面來視奸我的身體。我正一邊等候著我的援交對象,一邊回想起前幾天在大學的事情。「美莎美莎……快看快看!!」

奈奈氣急敗壞的拿著一張宣傳單張走過來。我伸手拿來一看,是東京大學演藝團的招募會員宣傳單張。「原來是這個,想不到奈奈妳對這個有興趣。」

自從我們倆入學後,有不少學會都來找我們入會,都被奈奈拒絕了。但這次她卻很感興趣似的。「這當然了,這個是接觸演藝界的好機會,說不定我們可以認識到不少明星。」

「明星就暫且不說……我也希望可以加入,但要入選肯定好難啊,我又不懂演戲……」

「放心吧,憑我們的外表就已經可以入圍了。」

奈奈以前學過演戲,她倒是說得輕鬆了。「別傻了,東大還有很多美女的,而且我想靠本事加入。」

「那妳找雅人談談吧,說不定他有好方法。」

我尋思了一會,最後決定聽從奈奈的提議。自從上次的事後,我便跟雅人成為戀人了。可是,由於他是我的導師兼哥哥(雖然沒有血緣關係),還是不太方便公開關係,知道的,就只有奈奈和姐姐而已。「甚麼?!美莎想加入東大的演藝團?!」

雅人的反應有點大。「你不喜歡嗎?那作罷也可以。」

「不……不是,只是我聽聞入選的標準很高。」

「所以希望你教我如何演戲。我知道你有辦法的,求你了……」

只要我拉著他的袖口撒嬌,我知道他是無法拒絕的。「那好吧,是妳主動要求我的。」

我看見他露出了淫邪的眼光,然後在我耳邊告訴他的計劃。「這怎麼行?!我拒絕!!」

他竟然要我星期六扮成援交的少女去約會。「放心吧,妳的對象是我嘛。演戲最難的是入戲,妳能夠代入一個角色的話,要演出來便不是問題了。」

雅人連忙的解釋。「那為什麼是一個援交的女高中生,我看你是喜歡這玩意對吧。」

我裝出生氣的樣子。「如果妳能夠演出這麼難堪的角色,其他角色對妳來說是易如反掌了。但也實不相瞞,我從前就很喜歡美莎穿中學水手服的樣子,所以……」

「嗯……那好吧,真沒你辦法。」

就這樣,我今天就穿著雅人預先準備好的水手服在車站等他了。想著想著,我還真不敢相信現在是「排戲」

。這時,有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性走前來。「美莎小姐,讓妳久等了。」

他向我打招呼了,聲音聽起來挺熟悉的。噢,天啊,這是雅人。「雅人!!為什麼……」

「我是特地為妳化妝成這樣子的,所以才遲到。」

我看著眼前扮成中年男士的雅人,不禁大笑起來。但當他提醒我也像一個女高中生時,我便笑不出來了。「好了,總而言之,今天之內,我就是包養妳的有婦之夫,而妳就是一個任性的女高中生,妳要陪我好好逛街。」

說著,雅人就拖著我的手走了。其實所謂的援交,也不過是做情侶做的事罷了,所以,其實我也很樂意陪伴雅人去逛街、看電影、吃午飯等,只不過是穿著比較尷尬的衣服罷了。而且雅人還說我扮演任性的女生,我便毫不留情的撒嬌、耍凶,看男朋友被自己玩弄得又好笑又好氣的感覺原來很不錯。之不過,代價就是被他一路上都對我毛手毛腳,尤其是在看電影時,一直都把手在我的絲襪上摸來摸去,雅人雖然說是為了增加真實感,但總覺得他根本是想在眾目睽睽下非禮我。另外,緩交時,還有一點比較在意的,就是路人的眼光,他們一定認為我在做傷風敗俗的事,可是雅人卻對男性路人的羨慕眼光感到很自豪。之後,雅人說要帶我到一個地方,於是,我們乘上了電車。

在電車上,雅人不忌諱地抱緊我來接吻,他的手更撓過蠻腰抓著我的屁股揉搓。電車上並不多人,幾乎每一個乘客都能望見我們在纏綿。「唉……真是傷風敗俗。竟然在電車上當眾濕吻。」

「好好的一個少女,竟然為了錢去援交。」

我對這些說話感到很羞恥,於是便更著力的跟雅人接吻,希望令自己沉醉其中,我甚至感受到,小腹上,有一根硬物在頂著。但雅人說,只要能抗拒羞恥心,便不怕演戲時面對鏡頭和觀眾。幸好只是十分鐘的車程,雅人便帶我下車了。但接著是更令人害羞的地方,這一帶都是情侶酒店。我們走進了一間格調十分華麗的酒店,並且入住了其中一間房間。「嘩∼這裡好大好漂亮啊。」

我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跳上房中間的圓型大床上。「今天開心嗎?」

「開心極了∼」

其實說是演戲練習,還不如說比較真的像拍拖而已。「可是像美莎這種為了錢而出來援交的任性女孩,無論如何,叔叔都要教訓一下。」

雅人似乎沒有忘記自己在調合演戲中,說話仍然像一個中年男人般。「啊……叔叔……要溫柔一點……」

我被他脫去了上衣和裙子,連胸罩都並他扯開了。我現在變成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。「美莎太下流了,絲襪裡面竟然穿著繫帶的丁字褲,是想勾引男人嗎?」

雅人一手就把我的內褲都扯出來,我身上只剩下一雙薄薄的絲襪。「是啊……我想……勾引叔叔……因為叔叔很疼美莎……」

雅人聽到後像發狂了似的,一口氣脫光自己的衣服,然後壓在我身上,用力的吸吮粉嫩的乳頭。「嗯啊……美莎……是不是比叔叔的太太好多了……」

我想像雅人真的是有婦之夫,要跟她的妻子比較。但答案很明顯,那有一個熟女能比得上一個青春貌美的女高中生。「當然是美莎最好了。嗯嘖……嗯嘖……」

雅人興奮地吸吮著我的乳頭,又不斷的探索的絲襪中的秘處。「咦∼叔叔好色啊,就只會摸人家的身體。你說,我有甚麼比你的住家女人好?」

我這樣說只是想聽聽雅人讚我。「美莎又漂亮、身材又好,還有一對美腿和巨乳,簡直就是男人的恩物。來∼快給叔叔舔舔,叔叔甚麼都買給你。」

雅人把他那根巨物硬塞過來我的面前。「不要∼叔叔的下面好髒哦。美莎要先替他洗白白。」

我起身把雅人拉進浴室裡去,雅人似乎相當歡喜。浴室裡面有一張吹氣的浮床,還有一些乳液。「來啊,美莎用自己的身體替叔叔洗澡吧。」

我把雅人推在浮床上,然後我就像一個妓女替客人洗澡般把乳液塗滿在雅人身上,然後用手巾給他磨擦。我現在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他的女朋友,還是應該像一個勾引男人的淫亂女高中生。「不是這樣,用妳淫蕩的巨乳來替我磨擦。」

結果,還是雅人教我把大量乳液都先塗在我身上,令全身都變得粘粘濕濕。原來已經幼滑的絲襪,更是和身體融合了似的,變得更加透明,幾乎連一點磨擦力都不存在。雅人把我壓在他的身上,然後引導我上下來回磨擦。「嗯……啊……這樣……濕濕的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我慢慢享受著這種肉貼肉、濕滑的質感,彼此的乳頭磨擦起來時,身體彷彿被電流通過一樣。但最享受的還是下體被雅人的陰莖頂著,雖然說是替他洗澡,其實我是用他的陰莖在自慰而已,今天穿絲襪穿了一整天,身體早就興奮起來,現在已經忍不住了。「嗯咕,每次美莎的胸部擦過來……黏黏的觸感就……噢,好、好舒服。」

「嗯嗯……乳房……也變得好有感覺……啊呀……」

我倆的快感瞬間就升到高處。接著,雅人教我要一雙穿著絲襪的美腿,夾著他的手來磨蹭,簡單來說,就是用陰唇來洗刷他的身體。這樣比起用乳房來磨擦,感覺更加強烈,而雅人的雙手亦可以享受撫摸絲襪美腿。我的陰核磨擦著他粗獷的身體時,全身都變得酥酥麻麻,有大量不屬於乳液的液體正從身體排出來,滋潤彼此的肌膚。「哦……美莎的身體好柔軟……而且全身濕答答……感覺特別淫亂……」

「不公平!!……叔叔也要好好疼美莎的……那……裡……」

我們於是形成69的姿勢,讓私處對著雅人的臉龐。我也很乖巧地用乳房夾著他的肉棒來乳交,我還未能把濕滑的乳房夾緊肉棒時,雅人已經隔著絲襪在磨擦我的淫穴了。「哈……啊啊……好棒……」

我集中渙散的意志,夾緊肉棒,開始替叔叔口交。感覺肉棒比平時更熱更硬,單單是含著,我的體內的慾火就已經燒得不可收拾。「嗚……美莎的胸部……好棒……怎麼今天妳這樣好色……啊啊……小穴的水流過不停……」

「啊……美莎……才沒有……嘖嘖……叔叔的肉棒……嗯……好好吃……」

我一邊否認自己好色,卻一邊品嚐起男人的陰莖,真是自相矛盾。「喔……美莎……叔叔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要……射……了」

我一聽之下,立刻停止任何動作,生怕他真的射出來。「不能……叔叔……要射的話,請射在美莎的小穴裡……」

我被雅人弄得性慾高漲,都顧不得自己說甚麼淫賤的說話,只顧撕開自己的絲襪,把粗大的肉棒塞進自己的陰道裡。「美莎……樣子這樣清純,身體卻這樣淫蕩,叔叔今天要操壞妳的淫穴……」

雅人看見我的淫態,也色心大起,瘋狂的扭動腰部,及揉轉我的乳房。不消一會,我已經感到高潮得快要虛脫了。或許雅人也已經射精了,因為我感體內有些黏黏熱熱的漿糊,但他毫無停下來的意思,甚至從後把我抱到浴室鏡面前繼續活塞運動。「嗄……美莎快看看自己……嗄……多麼淫蕩……」

鏡中的女子,雙腳被抱起,私處中正有一根男性陰莖在進進出出,淫水從中飛濺。跟被黑絲襪包裡的下半身成反比,上身白晢無瑕的身驅因性奮而香汗淋漓。乳房因為強烈的插抽而上下搖晃,我唯有抓緊她們,順便好好揉搓,但無論如何,乳房的刺激,怎樣也不及小穴因磨擦而產生的灼熱快感。「啊啊……太激烈了……噢……叔叔好厲害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啊呀呀!!!」

雅人每秒中大概進出我的身體三四次左右吧,這樣維持了數分鐘,速度不但沒減,還插得更深,更用力。我看著鏡中淫亂浪叫的自己,潮吹時的倩影,更是一覽無遺。「嗄……美莎……美莎……的身體太舒服了……呀……叔叔不行了……要射進……美莎的體內……喔喔……噢!!!」

「哦哦……精液……啊……跑出來了……從美莎的小穴……嗯嗯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?」

我裝出一幅惹人憐愛的表情。「美莎不喜歡嗎?」

「不會啊,美莎最喜歡叔叔的精液,美莎要替叔叔生個可愛的寶寶。」

雅人把流出的精液塗滿我整對絲襪,原本秀黑的絲襪,頓時變得極為淫亂。但不知為何,被雅人的精液塗滿雙腳,我感到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襯著雅人在休息,我把他全身都舔得幹幹凈凈,不論是乳液(因為是性愛用的,吃下也無妨)、汗水,還是精液,我都全數吃下,雅人說我實在淫亂到不行。「美莎妳剛才的是演技真的是不得了。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?」

我們倆仍然互相依偎,繼續享受那種肌膚緊貼的快感。「嘻嘻∼不告訴你。但你要是真的去找援交,就要你受!!」

我裝出一幅生氣的表情。「那今天我就要好好享受了!!看叔叔怎樣把妳干壞掉!!」

接著,我又被他推倒了。一星期後的戲劇團選拔,我和奈奈都入選了。至於我試演時演的是甚麼角色?嘻∼這是秘密∼

(四)美莎的淫亂日記

今天晚上應該是自升上大學之後最空閒的,平時不是為了趕功課就是溫習,要不是就出外拍拖去了。碰巧今天雅人要替人補習,我便一個人待在家中休息了。反正有空,便拿出日記來細閱回想往事了。

2008年9月10日晴

今天我身體的第一次被一個男同學奪走了!浩樹他把我騙到保健室,然後強行的把我侵犯了。當時我因為被下藥,身體不能反抗。他先奪去我的初吻,然後又撫摸我的乳房,最後更把他的陰莖插進我的陰道內。

那根東西就像燒熱的鐵棒一樣,又硬又粗又熱,說實話,被他強姦時身體很興奮,原來這就是性交的感覺。可是他竟然把射液射進去了,要是懷孕了怎麼辦,而且他還拍下我們做愛時的照片來要挾我,我到底應該怎麼辦。

2008年9月11日晴

浩樹放學後叫我到視聽室找他。他竟然要我陪他一同看色情電影,否則就把昨天的照片發佈出去,我沒有辦法,只有乖乖聽他的話。但是要在學校看色情電影,要是被人知道,就大件事了,而且我是第一次看,心裡緊張到不行。但是他卻若無其事的,還一般看一邊非禮我。不知怎的,當他的手伸入我的私處裡亂搞一通時,我竟然興奮得噴出很多體液,以前從來沒試過。

接著他更強逼我替他口交,含著男人的陰莖實在太噁心了,他甚至把精液射在我的臉上。

最後他很粗暴地撕破我的絲襪,又把陰莖插進來了。這回沒有第一次那麼痛,但他又把精液射入我的子宮裡了……

2008年9月15日晴

今天是有我最喜歡的游泳課,可是上課中途,浩樹把我拉到更衣室,還要我穿著黑色的襪褲和泳衣替他口交。幸好今次他沒有射到我的體內,而是把精液射在我的腳上。我發現他很喜歡我穿絲襪的美腿,因為每次被逼性交時,他都會花不少時間在撫摸我的雙腳。

2008年9月18日雨

今天月經來了,知道沒有懷孕,讓我放心多了。但浩樹他卻變本加厲,放學後竟然要求我在特別室跟他做愛。我因為月經的關係堅決拒絕,他竟然把我捆在椅子上,在我的絲襪上磨蹭他的陽具。最後我還得穿著這雙染滿精液的絲襪回家,一路上,被一些中年男人望著我的雙腿,感覺很羞恥。

2008年9月30日陰

今天的中午他又把我叫到第一次強暴我的地方,說要我給他做甚麼腳交。幸好只是要我用腳把他的肉棒來搓弄而已。雖然腿有點累,但總比給他插入要好,因為我還是覺得在學校做愛羞死了。

2008年10月10日晴

今天放學又被逼在課室中做愛,但他說今天要我先穿著絲襪在他面前表演自慰。自慰的話,以前偶爾有做,但要在男生面前自慰,實在太弄人了。

不只如此,浩樹見我一邊自慰,自己亦開始搓弄著陰莖。這一天他前所未有過的瘋狂跟我做愛,在我體內外射了三次才罷休。

2008年10月18日晴

今天是學校的假期,浩樹約我出外了。其實我還是第一次跟男性單獨去約會,只是約會並不是我想像中浪費。他首先在電車上像癡漢般非禮我,之後還要我去勾引一個成人用品店的老闆。要我替他口交腳交,我心愛的粉紅色絲襪被他弄得都是精液,不能穿了。

接著在電影院,我們竟然在有其他觀眾的環境下做愛,浩樹還要我替他乳交。最後更引來其他觀眾的注意,他們興奮地把精液射在我身上,我從來未試過會有十數個男人的精液沾污我的身體。回家時,差點被姐姐發現我的異樣,我立刻回房把陰道裡的精液清潔乾淨,然後足足洗澡了三次。

2008年10月22日晴

幾乎每一天放學後,浩樹都要逼我和他性交,久而久之身心也不再覺得厭惡,甚至會很享受,到底這是好事還是壞事。浩樹這天把一些黏黏濕濕的液體倒在我的絲襪上,我記得這種潤滑液在色情電影中看過。我大概明白為什麼男優喜歡用這種液體,原來塗上身的感覺的確很舒服。但是之後要清理課室就太麻煩了。

2008年11月1日陰

天氣開始轉冷了,我們也轉了冬季校服。但穿上校裙時,才發現因為長高,校裙好像變短了,但更不巧的是碰上了校檢。被訓導主任教訓了>_<」

2008年11月5日晴

自從被浩樹脅逼以後,他命令我不能穿內褲上課,又或是要穿極度性感的內褲。今天剛好忘記了,想不到他很憤怒的,二話不說就把我的絲襪扯破,並且插上一根電動陽具。他甚至要我插著它直至下課作為懲罰。

上課時他把電動陽具開動了,我忍不住高潮出來,把絲襪都弄濕,幸好沒有人發覺。以後還是要緊記不要再穿內褲回學校了。

2008年11月6日晴

今天放學後跟浩樹做愛時,他竟然穿著了一雙跟我一樣的黑色絲襪褲,不知應該說他變態還是大膽,要是讓人知道的話……不過他今天特別興奮的把我壓倒在書桌上,我被他搞得不斷的高潮,但只要一想到被一個穿著絲襪的男同學弄得性興奮,我便羞得無地自容。

2008年11月8日晴

今天的天氣特別冷,體育課時便穿著絲襪來保暖。怎知黑田老師竟然說我這是想勾引男同學,要對我進行體罰!

我被他捆在體育倉庫內,被他不停的鞭打,還一邊說我淫蕩。更糟的是,他扯下我的體育褲時,被他發現了我午飯時跟浩樹做愛時留下的精液。結果他用接力棒塞進我的陰道,又用肉棒插入人家的肛門。就連浩樹也不會搞我的肛門,今天卻被一根又粗又大的肉棒強行的插進來,弄得我很痛很痛……

2008年11月13日陰

這個星期以來,我一放學就到浩樹的別墅跟他做愛。他說這裡雖然沒學校刺激,但比較方便。在別墅中他吩咐我扮演不同角色,護士、警察、空姐都飾演過,但無論甚麼製服,他都要求我一定要穿上絲襪。今天我就要飾演一個僕人。

我原以為今天跟平常一樣只要滿足他便可以離開,想不到他竟然串通黑田,把姐姐騙過來。甚至利用我逼迫姐姐就範。姐姐實在太愛我,不願意我的照片被公開,唯有滿足他們的要求跟他們性交。

幸好,姐姐假扮順服他們,然後襯他們熟睡時把他們綁起來,還「教訓」了他們一頓。照片被抓回,我終於脫離浩樹的魔掌了。

2009年2月1日晴

 

今天是姐姐結婚的大日子,他很快就要成為木村哥哥的太太了,真令人羨慕。可以我在她的婚禮中太羞恥了。我在樹林間自慰時竟然被雅人哥哥看見,結果還跟他發生關係了。他是我小時就很喜歡的人,被他看見我的醜態,不知會不會討厭我……2009年3月15日雨

自進入東大後,我是第一次找雅人,明明他的辦公室就在學校內,但我還是有點害怕他會因為婚禮的事討厭我。

可是雅人哥哥還是對我一如以往的溫柔。為了醫治我的絲襪恐懼症,還親自跟我做愛了。被她抱著的時候,我感到很溫暖,他一點也不嫌棄我呢。之後聽見他說「我愛你」,我竟然感動到哭出來了。

2009年3月22日雨

原來雅人哥哥也很喜歡做愛時,要我穿著絲襪。沒關係,反正人家也很喜歡,現在只要一穿上絲襪,就會想起雅人的肉棒棒。啊……美莎,妳太好色了。